当前位置:主页 > 精英专访 >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专访

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专访

2019-10-21 17:15:03  新闻来源:  编辑:  阅读:

“国际化本身就是竞争力,进入一个新领域有运气的成分,但也不是碰来的。”— 魏建军。2019年9月10日,第68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,WEY品牌第二次把自己的产品带到了汽车的发源地德国,这是魏建军将全新品牌国际化战略向欧洲布局的坚实一步,因为一同前来参展的还有长城控股集团旗下的蜂巢易创、蜂巢能源、诺博汽车系统、曼德电子电器四大零部件品牌,这一次长城汽车是来向世界展示中国汽车的造车实力。

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长城法兰克福展台演讲表示:“中国在5G、AI、互联网、新能源方面的科技创新,走在了世界的前面,这带给中国汽车一个弯道超车的重要机会。中国汽车也可以跟手机、家电、互联网一样,有实力和能力实现全球市场的领先。”之后我们有机会与魏建军进行了一次简短的沟通,在交流中他提到了进军欧洲的布局、零部件品牌的独立、全球化的势在必行等等,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:

编辑:作为一个中国豪华品牌来说,肯定还是要先立足国内。您觉得“WEY”在国内的这个品牌向上之路,后面应该怎么走?

魏建军:实际上,品牌向上有一个很大的标准。一个向上的品牌、一个有价值的品牌一定是国际化的。我觉得一个国际化的品牌,才是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品牌。“WEY”在国内是有价值的,这是其中一个举措。

对于打造品牌来说,“WEY”可以采取更多的方法,我们要继续加强消费体验,给顾客带来更好的价值。

汽车产业和手机还不一样,再贵的手机现在基本上也就五六千块钱,而汽车要卖十几万,消费者还是很在意的。所以我们如何让消费者更放心、更有安全感,有更好的产品体验,首先产品方面要有更多的创新,再综合其他因素。不可能说,做成一件事情就可以把品牌做起来,而且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让消费者认可你的定位,所以我们仍需要努力。

但是我觉得现在WEY还是挺有价值的,在今年或者今后要推一个高端车型是很难的,我们走到了今天而且还相当顺利,虽然卖得少一点,但是我看用户在逐步认可。车是很好的,我们只需要如何去证明和宣传它,这是需要时间的。

编辑:国内新能源车很热门,特别是纯电动车型。但是我们看到“WEY”从P8开始,一直是PHEV的形式,包括我们这次发布的三台PHEV车型在内。这样是不是代表着,我们在纯电领域还不是那么有把握?

魏建军:不是,展台上其中一辆概念车就是EV车型,将来PHEV量产车型长得会像传统车,然而EV车型肯定是不一样的。总的来说,有EV车型,也有PHEV车型。

编辑:大家都知道,动力电池的发展还需要很长时间,包括比亚迪也好,包括长城汽车也好。然而长城汽车在短时间内就推出了蜂巢能源,那么您觉得如何做会让长城汽车在市场上占有一定地位?

魏建军:你了解到蜂巢能源确实时间很短,但实际上我们用了5年多的时间一直在投入研发电芯。我们从今年上半年才开始说,我们有蜂巢能源这么一个公司,实际上我们花费了5年多的时间。我们的研发人员现在有接近1000人。

可能你们没去参观过蜂巢能源,我们的设备很厉害,电池的研发设备很厉害,同时也在全球招纳人才。然而我们的成果并不依靠设备,现在有很多企业设备很好,但是做的东西却不好。所以说,我们的产品在能量密度、安全性、循环次数、成本各方面都要比现有的三元电池好很多。虽然它还没有大批量生产,但是我们的技术测试结果都非常理想。

编辑:去年和今年的车市状态都不是很好,但是长城汽车保持有一个比较好的增长态势。想请您判断一下未来的短期或长期内,您觉得车市会是一个怎样的走向?以及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持续地保持较好的发展趋势?

魏建军:无论车市的冬天有多久,我们无非就是两条路:

第一条路:怎么节流。就是挑战降本目标,组织优化等等。

第二条路:如何开源。就是创新,包括机制创新、组织创新、人才创新、技术创新等等。在研发投入方面,我们保持了以往的研发投入力度,并且还在不断加大。而且车市寒冬季是投入的最好时机,投入研发肯定是最有价值的举措,一定要保持住这个趋势。

具体什么时候这个寒冬季会过去,我认为即便是度过寒冬,情况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好。因为国内汽车行业存在产业结构调整和贸易摩擦的问题。产业结构调整实际上带来了很多低端产业,同时也消灭掉了那些高污染、高耗能的低端产品,但也带来了很多经济问题,这是很正常的。

比如说汽车市场的存量竞争,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正常状态,咱们中国人称其为新常态。因为从以前高增长变成低增长,这就叫新常态。汽车产业只有遇到困难才能进步,如果太顺利就会得不到进步。

提问6:咱们今年或者明年拓展海外市场,在规模上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目标?

魏建军:我们对海外市场规划的目标好像还挺具有挑战性的,但是这个东西具有不确定性,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我们很难掌握这个政治方面的格局,但同时政治又非常重要。实际上有可能是政治为贸易服务、为经济服务,也有可能是经济为政治服务。但是我们还要坚定地走出去,我们已经有了准确的时间表和规划,是一定要走出去的。

不同的市场需求也不一样,比方说有时候皮卡的需求量很大,而有时候则是越野车的需求量大,所以针对每个市场所做的方案也是不同的。为什么我们长城没有把这个话说绝,我们到什么时候会不做内燃机了,实际上我们这个全球化不可能没有内燃机,因为现在有的国家和地区还有欧1都没有的,没有电动化的计划,而且好多都还是柴油车。

所以全球化一定是包含所有的解决方案在内,而且开发的产品也会不同,所以我们今后的产品,价格区间会很宽、配置差别也很大,你现在给他弄一个车联网,在车里装一个收音机,那么它最多只算个收音机。所以它在设计的那个平台它能扩展,你不能都弄一个大屏,那得多贵,你得适应他,他需要便宜的。

所以这个产品策略是不一样的,政治上的很多因素,咱们国家随着影响力增加,贸易方面的可谈性变强很多,他要你关税了,你也得要他的,从大体环境上看,还是国际化对品牌的价值最大。

我们要形成更多的大单品,现在国内也可能叫爆款。爆款就是全球爆款,只会越来越火。也就是说如何将研发、生产、配套、物流、网络的效率统统提高到一个高度。实际上,中国市场就是因为太火了,火到谁也不去做海外市场,国内汽车媒体也不愿意去搞明白国际品牌是怎么做的。所以说,爆款是非常重要的。海拉克斯这个皮卡,全球销一百多万辆,咱们中国把所有皮卡加在一起卖40万台的话,得需要多少不同车型?

编辑:参与到海外竞争当中,我们的优势和差距是什么?

魏建军:前提在国际化的能力,国际化的能力本身就是一个能力,量上去,品种缩小,单品量大,这是一个内容。第二个就是你的品牌竞争力,你看小米、华为、OPPO,在印度卖得特别好,还有一个卖高端手机的一加,在印度卖得特别好。但是也得适度掌握控制风险,有的时候进入一个领域也有运气的问题。

那些发达国家(尤其是欧美的),就拿研发费用来讲,我们要投入不超过4%,他们最低是10%,他们的那些研发费非常高,但是研发费里面60%、70%都是工资。我们比韩国有优势,韩国没有一个2000多万的市场,我们在本土一个2000多万的市场里面作战,空间大得多,这还得感谢我们国内这个市场,这是双刃剑,就是凡是大国的汽车都做得不好,凡是小国家汽车才能做好。你像美国大,美国车做不好,因为他国内市场大。德国不大他的汽车做得好,因为他不依赖于国内,这就是辩证地看,双刃剑。

团购报名

团购车型(必填):
您的姓名(必填):
手机号(必填):
所在地区:
备注: